龙龙龙派派小说

【畫像】1%的“童星”與背后的造夢者們

2017-06-01 08:38:10發布   來源:多知網   作者:馮瑋   0條評論

  文|馮瑋

\

  這是一份二年級學生的作息時間表。

  粗略計算,每天公立校+課外輔導課程大約用去了他12小時,減去睡覺的8小時,留給這個孩子吃飯和玩耍的時間只有4小時。

\

  課表的主人叫陸泓錕,粉絲們叫他小寶。在很多人的眼中,他已經是擁有5年舞臺經驗和一票粉絲的“老童星”了。

\

  3歲時小寶參加幼兒園畢業演出,家人想不到那個平日內向的孩子卻可以在舞臺上無比自信。

  “也許他天生屬于舞臺吧。”

  這句話改變了小寶家人對他的定位,也改變了他之后的生活軌跡。

  “他的時間經常擠不出來”

\

  小寶的父母很忙,所以照料小寶都是他的姨媽在負責。每天早晨7點半,小寶被送到學校,下午姨媽一定會準時出現在學校門口,再把他送去下一個培訓機構。

  “不管4點半還是3點半放學,后面都會安排其他課程,其實孩子挺可憐的。”

  有次小寶哭著說“別的同學周末都出去玩了,我連一天都沒有。”那次姨媽調整了時間,專門留了個周日,想帶他好好玩一下。

  “結果那天還是被安排了演出。”

\

  或許是見慣了相機和錄影機,小寶見到鏡頭并沒有任何詫異,只是對著鏡頭笑了笑,便和姨媽聊起了今天學校發生的事情。

\

  姨媽的包里裝著兩罐水果和一瓶煲好的湯,第一罐水果讓小寶放學后邊走邊吃,“基本上吃完了也就快到輔導班了。”

\

  小寶今天要去離學校很近的藍天城學街舞,除了這一門,一周里他還有英語、架子鼓、主持、聲樂、機器人編程、圍棋、羽毛球、戲曲、武術課,平均每個月在課程上的花銷將近1萬元。

  “我唯一的擔心就是小寶太忙時常調課,課程進度很慢,學得太雜太淺。”

\

  快到輔導班的時候,小寶跑去買了根冰棍兒,買完也會悄悄問姨媽,“找來的零錢可以給我嗎?”與同齡的小孩兒一般無二。

  姨媽覺得要不要繼續走這條路,還是要順其自然。也有業內人事分析,會為孩子報藝術課程的家長大約分成這樣幾類:

  第一類家長,他們希望通過系統的課程和演出機會,把自己的孩子培養成為童星,這部分人約占家長總數的50%

  第二類家長占30%,他們希望自己的孩子得到好的出口平臺,通過參加活動、比賽來增加孩子鍛煉的機會,比如性格更獨立更開朗等;

  最后20%的家長,他們大多接觸過藝術教育或藝術行業,他們只希望孩子通過課程和氛圍,得到正規有效的藝術價值觀。

  “對孩子學習結果無欲無求的家長終歸是少數。”央視春晚導演、藍天城少兒藝術學院CEO景顥表示。

  “出名要趁早”

\

  培訓機構的老師們喜歡叫他“寶哥”,相比于一些表情語言被“格式化”的小童星們,小寶的真實或許也是他能獲取粉絲關注的原因之一。

  “很多孩子在表演節目的時候動作很做作,搖頭晃腦裝可愛。”景顥表示,“不要用鏡頭束縛住了孩子,藝術培訓的根本在于培養孩子的藝術感覺,即便已經是童星了,把8歲的星光帶到18歲意義也不大,可如果能把多年的藝術積累帶到成年,這才證明這個培養是對的。”

  “星光不是用來披在身上的。”景顥補充。

\

  開始上課前,小寶喝了幾口姨媽煲好的湯,然后把自己的東西擺好。

\

  今天的課程是1V1舞蹈課,教師和小寶的關系很好,但也很嚴厲。“肩膀又歪了!步子錯了!你注意力怎么回事,又跑神!”

\

  此時的姨媽坐在外面,她已經習慣了等待。“我一般就在這個時間刷刷微博,看看微信,時間過的也很快。”

\

  藍天城的老師過來討論小寶近期的活動,姨媽說相較于之前什么活動都愿意讓孩子參加,現在會在選擇上多了幾項標準:不耽誤學校的正課,少請假;參加的活動更多元,避免重復的內容和平臺;更重要的是考慮平臺和活動本身的質量。

  “太無厘頭的就不去了。”姨媽笑著說。

  溝通的差不多時,姨媽又問老師能不能把小寶周六上午的課程調到下午。“我想讓孩子睡個懶覺,他太累了。”

\

  此時的小寶已經結束了課程,他看家長還在忙,就躲在一個角落偷懶休息。

\

  或許是練習的太辛苦,離開培訓班時他顯得不太開心,姨媽拿出了第二罐水果哄他再多吃些。

\

  但孩子畢竟是孩子,沒多久又跑去黏住了大人。姨媽也說小寶在舞臺上和生活里的反差很大:“生活里簡直太幼稚。”姨媽邊說變笑。

  8歲的孩子過早生活在閃光燈下,到底是對還是錯呢?那句耳熟能詳的“出名要趁早”到底對不對?

  景顥拿前段時間考北影的林妙可與王俊凱來分析:

  作為都是童星出道的名人,一場考試把林妙可和王俊凱徹底放在了天平兩端,同樣出道早,為何輿論導向卻如此不同?

  景顥認為,從孩子背后的核心決策層面,林妙可始終沒有簽約專業的經濟公司,一切商業活動都是有家長做決定,多少會存在有失偏頗的情況,王俊凱背后則是有專業團隊加持,一言一行舉手投足都有人把握方向;

  從作品來看,王俊凱除了基礎的音樂作品,之后無論是影視還是綜藝活動都給王俊凱樹立了很好的人設,作品內容也積極向上且穩步前進,“有人在不停地砍掉他存在問題的枝椏”景顥補充,而林妙可由于是家長輔導,很容易被家人的溺愛或關心而鼓勵一些不太好的行為習慣逐漸養成。

  “如果一個孩子沒有壞消息工作室,這個孩子就很難真的成星成腕兒。”景顥表示,“所以出名要趁早的核心不是年齡,關鍵是誰在背后幫他走這條路,童星依舊是孩子,身邊的監護人才是最重要的。”

  “這個行業就是這么殘酷”

\

  回到家的小寶還沒坐穩,先拿出了自己最喜歡的枯葉蝶標本給記者看。

\

  玩具擺在顯眼的位置就開始寫作業,當被問到上學累不累,這么多輔導班會不會覺得很煩躁的時候。

  他邊寫邊笑著說:“當然累啊,可不要把我看成神人。”然后對記者悄悄說,“但我還希望我可以再上一個美術班。”

\

\

  作業寫完后他掏出了之前的樂博教具,教具包里還裝著冬天的手套。“冬天上完課之后就沒時間再去上課了,手套也塞在里面一直沒拿出來。”姨媽看著他說到。

\

  小寶的哥哥現在已經上初三了,馬上要參加中考,姨媽說也了解孩子們的時間只會越來越緊。“再過兩年也許就不讓他分散精力給這些活動了,先以學業為重,如果他還是喜歡,就再看吧。”

  在類似的培訓班里,每一天都有無數個孩子和小寶一樣,上著類似的課程,參加著相似的活動,甚至在網上搜索“童星”二字,你會發現這些孩子的表情神態和演出經歷是如此相近。

  99%的孩子不可能成為從業者,這一行其實就是這樣殘酷。”景顥說。

  景顥的孩子今年兩歲,談到會不會讓自己的孩子走這個方向,景顥則顯得很謹慎,“即便我有資源可以讓他從小去參加活動,接演出,拍電影。可是我也會擔心,我真的有把握確定我為孩子做的每個選擇,都是正確的嗎?”

  景顥也建議,如果想培養童星,至少先要具備五個重點內容:

  一、正確引導。無論是家長、培訓機構還是活動工作人員,都需要告訴孩子對與錯。

  “要先教會怎么向上,再告訴你其他的藝術形式。比如一些孩子喜歡小蘋果,但是如果孩子先聽是李斯特,圣桑,魯賓斯坦,這個孩子就和一直聽小蘋果的孩子不同,小蘋果不是不好,但我建議先讓孩子體驗最好的東西,再去幫他多元化。”

  二、家長的把握。“我經常聽到孩子說,他的才藝是走模特步,”景顥苦笑,“什么時候開始,走模特步也能成為才藝了?”

  99%的孩子不可能成為從業者,但是更可悲的是,很多家長并不懂這個觀念與現象,家長渴望孩子成星成腕的夢想比孩子自己的渴望還要重。她們都覺得自己的孩子一定是未來的Justin biber。家長需要客觀冷靜的認清自己孩子的條件,這樣才能給孩子的藝術道路做定位。”

  三、商業價值上幫助孩子實現最大化。景顥建議家長不要隨便選擇演出平臺,“三年不開張,開張吃三年,在這行尤其適用。”

  四、師資的選擇。“北京舞蹈學院的考級學院每年爆滿,因為北京舞蹈學院輔導出來的考級知識一定是對的。”景顥認為教師是藝術培訓機構的核心競爭力,也只有好老師才能幫助孩子更早走上對的路線。

  五、保證教學系統有教材。景顥認為,目前部分民辦少兒藝術類的培訓機構缺乏教材,也就讓孩子學習的連續性存在問題,不同的教師有不同的教學理念,容易讓孩子浪費很多不必要的時間。

  “具備了這些內容,這個孩子才可能成為名星。”

  小寶用了5年的時間去面對這個行業,學習知識技能,“有人和我說我有舞臺范兒”,采訪快結束時,他這樣說到。

  不知道多少個孩子曾聽到相同的話,又有幾個孩子,最后一直站在了舞臺上。

\

  為了不打擾小寶休息,我們決定提早離開,出門前小寶塞給了記者一把堅果,還堅持把我們送到了小區外。

  景顥預測,隨著二胎政策的全面放開,2018年底到2019年中旬將迎來少兒藝術行業的井噴,但他也擔心,越來越多的兒童綜藝節目把孩子打包成產品發售。“兒童節目的受眾群是家長,卻沒人關心孩子在這里得到了什么。”

  “當越來越多的家長發現才藝已經不足以幫助孩子成為童星,絕活成為了新的出口。”

  “但那樣的孩子,還會快樂么?”

  每一個孩子都是神的饋贈,而神的東西都未完成,今天是六一兒童節,沒有童星,沒有偶像,愿此時此刻的他們,只是孩子。(多知網馮瑋)

Tags: 童星 畫像
 
龙龙龙派派小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