龙龙龙派派小说

口才讀寫并行發展,兩個黃鸝如何在新語文賽道繼續展翅

2019-05-13 13:30:02發布   來源:多知網   作者:徐晶晶   0條評論

  今年年初,教育部下發通知,2019年秋季新學期開始,全國所有中小學生的語文、歷史、道德與法治都使用統一部編版教材。其中,在語文科目方面,古詩文將大量增加。回歸人文性、增加傳統文化學習成為了語文學科的要求,再加上新高考改革下語文學科難度提升,尤其是經過精美包裝的“大語文”這一大熱概念的出現,風口來了。

  而2010年少兒語文培訓機構兩個黃鸝的成立,要比這個風口早得多。“兩個黃鸝”這個名字讓人印象深刻,說不定還要順嘴接下去:“兩個黃鸝鳴翠柳,一行白鷺上青天”。

  多知網了解到,兩個黃鸝去年整體營收5000萬元,由線下直營、to B業務(品牌加盟和課程輸出)、線上教育、圖書出版IP開發四部分組成,其中線下直營業務貢獻了大部分營收。

  其創始人肖弦弈表示:“今年,兩個黃鸝還要持續完善課程,將在線教育引入良性軌道;擴大市場份額,做多收入;也會考慮在適當的階段融資。”

形成“口才”與“讀寫”兩條產品體系,直營校區根據需求開課
 

  “三歲看大,七歲看老。”少兒時期的表現往往是一個人成年后的映射。語言學界普遍認為,語言習得的關鍵期大致為2至14歲。再加上留學時發現中國孩子的口語表達能力交談能力弱的經歷,多年從事傳播學和語言學研究的敏感,讓還在中國傳媒大學教書的肖弦弈覺得這是一個值得研究的課題:“好口才能否從兒童時期開始訓練獲得?如果可以的話,應該訓練什么?”這些想法直接促使他進行了為期兩年的實驗。

  在最初的實驗室里,肖弦弈布置了語言訓練多媒體教室、電視臺、廣播臺和形體教室等,招募了100多個4-15歲的孩子,并邀請各大學播音系老師作為合作伙伴和指導老師,這便是兩個黃鸝教研的開端。從這個集產學研一體的少兒口才培訓課程切入市場,這也是其有別于市面上大部分語文培訓機構的典型特征。

  創業初期,從辦公室租賃裝修、公司手續跑通、客服電話接聽乃至地推獲客都需要肖弦弈親力親為。有了第一批40余名學生基礎之后,后期依靠服務口碑和轉介紹來獲取自然流量。

  在2016年以前,肖弦弈是一條腿同時踏進了兩條河流,他一邊在中國傳媒大學教書,一邊做兩個黃鸝的教研,“很累很苦,備課,看論文,做市場調研,開發產品,往往都要到凌晨兩三點才能上床睡覺”。在其書《關鍵期口才》的序言里,肖弦弈這樣回顧了那段日子。

  2016年10月,北京秋高氣爽,夾在教學與項目中間的肖弦弈做出決定——辭任大學教師去做語文教育。“我覺得我的前半生就是在為這個事業作鋪墊,覺得這個事情值得我用后半生的時間去努力。”肖弦弈在博文中寫道。

  恰逢此時,肖弦弈找到了中國傳媒大學藝術高考“北廣之星”創始人陳丹,邀請她加入兩個黃鸝,陳丹已經在少兒藝術培訓領域浸淫超過10年,做了多年的藝術培訓,她覺得藝考屬于短期速成的應試教育,機構本身的發揮余地較小,少兒教育行業則潛在巨大的機會。就這樣,陳丹加入兩個黃鸝擔任CEO,全面負責公司管理和運營,而肖弦弈則負責產品研發和教學以及戰略。

  天時、地利、人和,看起來都具備了,兩個黃鸝也從少兒口才培訓切入到少兒語文培訓,開始邁入規模化發展之路。

  如今兩個黃鸝北京5個直營校區已經有了將近2500名學生的規模。除了直營校區,兩個黃鸝有加盟校,加盟機構有100多家,課程輸出合作機構有200多家。

  “語文學不好,別的是學不通的……我是完全提出文學、歷史、哲學、科學要全面融通的。”目前,兩個黃鸝的課程從單一的產品線發展成新語文教育體系,原來只是“語”,現在也有了“文”。

  兩個黃鸝分“口才”與“讀寫”并行的產品體系:

  “口才”包括少兒播音主持、關鍵期口才、少兒演講、少兒朗誦、少兒國學、少兒戲劇等一系列與口才相關的課程。

  “讀寫”則涵蓋閱讀類(含文言文閱讀、高效閱讀等)、寫作類(含我是小記者、同步作文等)和新語文(讀寫合一)等“缺哪兒補哪兒”的細分專項課程。低年級的素養課續報率超過60%,高年級的學科課更是高達90%。

  兩個黃鸝線下采用10余人的小班課,目前的班型是口才課10人班,讀寫課15人班左右。

  而其線下直營校區并非所有課程都開設,而是重點開設幾門課程,根據地理環境區位因素,確定附近用戶的需求點。

  這樣的課程體系建設并非一蹴而就,在教研合一的研發模式下,以需求為導向研發課程、教學環節貼近學生實際需求、根據學生反饋再打磨,形成良性循環。

線上大班課上線三個月已有兩三千付費學員
 

  相對傳統線下而言,線上課程的學生和學情也更為復雜。雖是一塊難啃的骨頭,但面對在線教育的巨大市場,兩個黃鸝再不入局可能就要錯失良機。

  兩個黃鸝早在2013年就有打算做在線課程,但囿于條件不成熟,當時的線上業務嘗試并無下文。

  如今,隨著多年的資源積累及互聯網直播技術的成熟,肖弦弈再次入局在線教育,線上課程更加考量標準化課件、老師的教學水平。

  兩個黃鸝從一對多的大班課開始做在線教育,不定期推出專題課程,最大化利用良師資源,根據老師的知名度和狀態決定開課人數,不對上課人數做太多限制。

  至于為什么不選一對一模式,肖弦弈坦言好老師畢竟有限,出于成本考慮,決定放棄這一班型。

  經過三個月的探索,兩個黃鸝已擁有兩三千名線上付費學員。隨著名師的推出、課程的完善,將在線教育導入到良性軌道也是兩個黃鸝今年的小目標之一。

老師分1至15級,工資體系跟級別掛鉤
 

  教研與師資質量往往是教育的核心壁壘,語文學科也不例外,但是語文學科在老師培養方面有更多的維度。

  在老師招聘方面,兩個黃鸝“要求有本科學歷;沒有教學經驗可以培養,主要是有好的基礎,當然更看重有一年及以上教學經驗的;看價值觀是否契合,是否喜歡語文行業;還要看老師的表現力,知識儲備、教學能力以及專業能力。”  

  兩個黃鸝老師的招聘流程有三大關:各研究院(語科研究院、文科研究院和綜合語文研究院)院長負責初試,通過初試后,由肖弦弈考察專業能力和教學能力,陳丹把關職業素養。

  緊隨其后的教師培訓流程,包含怎么磨課、怎么備課、怎么上課、怎么與家長互動、教學效果如何呈現等。既有標準化的內容供自主鉆研,也有師帶徒培訓機制。兩個黃鸝還會通過半年一次的考核機制來檢測老師的教學水平,分面試和筆試,還根據工作量、續班、滿班、轉介紹等維度建立1到15級的分級體系,級別有浮動,工資體系跟級別掛鉤。

  據透露,其團隊現有在職員工120余人,其中老師占一半。

風口還是虎口?
 

  近來,中國民營教育的語文培訓課程異軍突起,“大語文”由原本的一個集中在文學史的課程產品而蔚然成蔭,拓寬為一個選手眾多的細分賽道。

  兩個黃鸝則提出以提升4-15歲孩子“語”和“文”并重能力(母語聽說讀寫能力)為目標,融通文學、歷史、哲學、科學,以期實現知識+能力+素養的協同配合——這正是肖弦弈倡導的區別于“大語文”概念的“新語文”教育體系。

  從政策層面看,伴隨著2018年1月6日教育部《普通高中課程方案和語文等學科課程標準(2017版)》的發布及新高考改革序幕的拉開,敏銳的市場看到風向,各路推手對語文學科的推力就在不斷加強。

  其次,隨著家庭生活水平的提高,家長對孩子的語文教育也愈發重視。根據國家統計局2019年2月28日發布的2018年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統計公報,全國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比上年增長8.7%。高效閱讀、讀后感寫作等更細化的市場需求被激活,相關課程應運而生。

  另一方面,質疑也纏身許久。

  語文學科界限模糊、課程產品高度同質化、成熟且標準的效果評價體系有所欠缺、政策中的語文核心素養等教學成果難以量化,是目前各類語文培訓課程所共同面對的難題。有業內人士認為,語文學科側重長期積累,閱讀和寫作的提升難度較大。不像數學、英語那般短期見效,成效的遙遙無期,讓急于求成的家長難以接受。而資本加碼下的各路教學機構往往魚龍混雜、各成一派,最終又將語文學科教育導向雜學化、一鍋燴的境地。

  兩個黃鸝所走的區別于大語文的“新語文”之路,最終能否通向桃花源?

 
龙龙龙派派小说 70047774445233225352173280250112550262917134172575499023446118520535070994373985188686665125384420 (function(){ var bp = document.createElement('script'); var curProtocol = window.location.protocol.split(':')[0]; if (curProtocol === 'https') { bp.src = 'https://zz.bdstatic.com/linksubmit/push.js'; } else { bp.src = 'http://push.zhanzhang.baidu.com/push.js'; } var s = document.getElementsByTagName("script")[0]; s.parentNode.insertBefore(bp, s); })(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