龙龙龙派派小说

明星創業公司跟誰學 :“全員變現”下的掙扎與無奈

2016-03-16 07:31:24發布   來源:多知網   作者:初驪禹   0條評論

  “走了的人超過三分之一”,這是離開跟誰學3個月的李明當時最直觀的感受,在跟誰學工作了一年半之后,他還是選擇了離開,說是“選擇”,但是其實選擇余地卻十分有限,要么去外地分公司,要么轉崗到其他部門。總之,李明原來的部門,是鐵定要被裁撤了。

   裁員風波的緣起

  “不能變現、也對網站數據沒有任何幫助”,這兩條成了李明終結的主要原因。變化始于兩個月之前,公司內部開始做“全員變現”,每個業務線的員工都背上了變現指標。這離跟誰學網站上線,僅僅過去了一年。

  12月的某天,李明收到了HR部門的裁員通知。

  他是在2015年年底四撥遭裁員的400余名員工之一。

  李明在離開的時候充滿了感慨。“最開始我們每天去找老師上平臺,技術產品做開發,大家干勁特別足。”

  隨后的兩三個月間,跟誰學先后開了合肥、武漢、重慶三個城市。在更多的城市,跟誰學開始了加盟和代理模式,當時有很多加盟的分公司管理者都是之前的新東方校長。加盟的分公司在當地找老師,將他們的交易帶到跟誰學的平臺上。

  

  這種情況持續了半年。進入2015年,李明逐漸感受到了公司的氛圍在發生著變化,“公司人數迅速增加,每個人管一攤事兒,感覺很雜”。

   老師-機構-數據-變現,跟誰學的四次戰略重點轉移

  2015年初是一個關鍵的時間節點,從這個時候起,跟誰學開始了第一次戰略重點的轉移,將主攻方向從找老師變為找機構。

  “那個時候,平臺上的數據量并不理想。大家就想,如果一直做老師,就算老師人數特別多,還是沒法實現大規模變現。”這是跟誰學第一次戰略重點轉移的主要原因,資本的進入,使得跟誰學不得不尋找能夠觸發更大數據量的業務。

  2015年上半年,跟誰學在資本的助推下,開始加速跑。最直接的表現是大量招人,2015年3月前后,跟誰學還只有四五百人,之后,跟誰學的團隊經歷了比較快速的增長,引進了6位副總裁(一位已經離職),到2015年6月,跟誰學的員工人數達到1200多人。

  同時,跟誰學分公司也在急速增加。在全國,在不到半年的時間里,跟誰學以加盟和代理的方式,又擴展了十幾家分公司。曾有跟誰學員工表示,分公司的權限一直比較大,招聘、財務都可以自行決定。由于總部和分公司大舉招人,跟誰學的人力支出變大了很多。

  到2015年5、6月份,跟誰學意識到了這個問題,并開始在招人、分公司擴張和管理方面加以控制。3月份開始,呂偉勝加入跟誰學,開始對分公司加強管理,但“自始至終,由于距離等問題,總部對于分公司的控制力相對比較有限。”

  據某位員工透露,“給分公司的時間到今年6月份,如果不能自負盈虧,分公司將會被關停。”其實,在2015年下半年,跟誰學已經意識到,在短時間內快速擴張,導致了分公司的開銷陡增,因此總部和分公司在探索各自管理的模式,希望通過一些變現產品,最終使分公司自負盈虧。

  2015年年中是一個分水嶺,無論是對于O2O行業,還是對于跟誰學。2015年后半年,市場上對于教育O2O模式的開始唱衰,并且在10月前后,O2O主流公司均停止了對教師端的補貼,導致交易額大幅度下滑。此時恰逢資本寒冬,資本市場甚至出現了“絕對不投教育O2O”的論調。

  這個時候的跟誰學,由于之前的地面廣告、強鋪地推、開分公司、大量招人,開支進一步加大,開始籌劃融資事宜。

  

  這時,創出A輪融資記錄的跟誰學已經褪去了當時的光環,大額的融資額度必然意味著更大的壓力。“從大概5、6月份開始,跟誰學的重點變成了交易數據,無論是老師的還是機構的,所以負責線下運營的同事們就都跟機構們聯系,說服他們將交易放到跟誰學平臺上來。”

  跟誰學也表示了誠意,更好的展示位、地面廣告曝光,這些提升了機構的配合度,但是,這樣的補貼政策下,也導致一些機構用非正常手段取得了較高的交易額排名。

  電商網站逃不開的“刷單”也不可避免的在跟誰學上演,但另一方面,交易量的提升,讓跟誰學的各項數據得到了提升。

  到2015年10月左右,資本市場繼續惡化,很多機構不再看只有概念的公司,而是更加注重公司自身造血能力,營收渠道主要靠廣告的跟誰學,在此時遭到了巨大的融資壓力。這時,跟誰學第三次調整戰略方向,開始“全員變現”。

   全員變現”下的掙扎與無奈

  有人離開,有人留下。

  離開的人,有的是主動走的,有的是遭裁員。

  王聰2015年初加入跟誰學,原本在傳統機構的他被在線教育的風口所吸引,希望在這個領域做點事情。他說:“我來的時候,大家還比較迷茫,不知道到底要怎么做,后來就定了不僅要讓機構上平臺,還要讓他們把交易放上來,最后,我不得不也去讓他們刷單,有一家達到了線下廣告的標準。但是我自己覺得線下廣告沒用,所以這些補貼,我都說服機構,讓他們改成去大學做講座了。”

  “現在外界的人提到跟誰學,第一個印象就是什么都做,但是做得很雜,不知道哪個品類最好。”本來抱著一腔熱誠,但來了發現是跟誰學的現狀與預期差距較大,王聰無奈之下選擇了離開。

  更多人是被動離開。和所有公司創業、調轉方向、裁員的故事一樣,沖突是不可避免的。

  跟誰學的裁員風波受到廣泛關注是在1月中旬,職場社交軟件脈脈上爆出跟誰學大規模裁員的消息,起因是一位自稱是跟誰學員工的用戶在“脈脈”爆料稱,自己在2016年1月8日通知被裁,1月11日和領導協商給予2.5個月工資的賠償。不過,在1月16日辦理離職當日,并未得到當時承諾的2.5個月工資的賠償。

  該員工把截圖貼到了脈脈的匿名區,消息被迅速引爆。跟誰學的裁員風波正式曝光,對于一個曾經人數超過1200人的公司來說,裁掉1/3以上的人是個不小的變動。

  開人的同時卻也在招人。一個湖北的技術,年前收到了跟誰學入職offer,但是等他年后回去確認入職的一些細節時,得到的答復卻是“不招了。Offer作廢。”

  這些看似普通的故事背后,折射出跟誰學公現在的狀態。

  “開會很多”,這是跟誰學員工現在的直觀感受,本來十幾分鐘就能說完的事兒,卻在會上好半天都討論不出個所以然來。

  林峰是在跟誰學工作一年以上的“老員工”,他對各種開會也頗有微詞,“各種加班,工作六天這種事情就不說了,其他公司也有這樣的情況。”開會效率低下是他最不能接受的。“本來幾分鐘可以搞定的事情,卻要花幾個小時開會說。”

  不僅如此,每個月還要考試,考試的內容跟公司和業務相關。“某次考試,一個技術的同學愣是抄了運營同學的代碼。”林峰無奈地說。

  “你覺得能完成業績目標嗎?”“你覺得能完成,最后就能完成,你覺得完不成,那就完不成。”林峰給出了一個頗值得深思的回答。“但是話說回來,業績目標在那兒,別人能完成,那你就能完成。”他補充道。

  為了配合“全員變現”,跟誰學在這個時間節點先后推出了主要針對B端客戶用戶的會員系統、天校系統、百家寶、商學院、游學等產品。

  對于原來做線下運營的同事來說,變現就是更多地說服跟誰學上面的機構和老師成為會員。以教師端的會員體體系為例,整個會員體系共分為會員、高級會員、超級會員,價格分別是980元、2880元和5880元。從宣傳頁面來看,會員主要擁有更多流量、生源推薦、會員標簽、頁面裝扮、查看花名冊、推廣優先、更多云儲存空間。

  高級會員另外加入了照片視頻拍攝、頁面診斷包裝等服務,直播課和儲存空間的上限也更大。超級會員則加入了一對一顧問服務。

  

  “他們并不是說就都要收錢,你不交錢他們也不會把你清出去,你還是在上面,只是可能展示方式、流量會少一些。”林老師說。“我的賬號開通了,但是我并沒有把主要精力放在上面,僅僅是有個號在那里放著而已。其實,大家也更多的是在觀望,跟誰學是不是能讓我們招到學生。”

  從2014年9月份開始,林老師先是作為老師加入了跟誰學平臺,并且,在第二年的6月,他的機構也被工作人員弄到了跟誰學平臺上。

  原因是他覺得當時聯系他的工作人員還挺負責的,“后來我就把我自己的小機構也弄上去了。”他說,“但是聽說他們最近走了不少人,原來聯系我的那個老師也離開一段時間了。”加上跟誰學的線下活動比較少,林老師也開始關注其他家教O2O平臺。

  “我收到他們商學院的宣傳,還有游學的項目,但是也有有人跟我說會員的事情。這樣會覺得有點亂。”林老師坦陳。

  在跟誰學的日子里,我確實學到了不少東西,這是其他團隊沒法帶給我的。你能看出來,這些人是真心想做成這件事兒的。在談話最后,李明這樣說。雖然離開了跟誰學,但是李明仍然對跟誰學的未來充滿了信心,并且表示以后有機會還會和跟誰學一起合作。

  這個從跟誰學的技術團隊的搭建上可見一斑,“陳老師從百度找來了好幾個牛人,鼎盛時期的跟誰學,技術團隊就有三四百人。”他說。

  從內部的市場、銷售、財務、技術等條線內部使用的系統,到外部的跟誰學網站、教師版、學生版、機構版安卓和iOS的客戶端,到為機構提供的學生簽到系統“簽簽”,包括剛剛問世不久的“天校系統”,“跟誰學自始至終將技術和底層的技術設施建設放在很重要的位置上”,李明說。

  “就看我們的這整套的基礎設施,我們也‘倒’不了啊。”林峰說,言語中,仍然對跟誰學的未來充滿信心。

  正在此時,跟誰學前員工李明回到老家做休整,王聰已經在新公司開始了新的業務,而結束訪談的林峰,正準備出發趕往下一個培訓機構。 (多知網 初驪禹)

  (文中人名皆為化名)

Tags: 跟誰學
 
龙龙龙派派小说